煤炭电商被淡马锡看中 获千万美元融资 产能过剩下煤炭渠道变革

杭州报告被定义为中国首个开始探索市场化机制的大宗成品煤。 2013年底价格全面放开后,迎来了又一次被业界认为是革命性的变化。 这个传统行业第一次引来风头。 投下眼睛。 近日,淡马锡集团全资子公司祥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祥丰投资)看中了总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的电商平台走美网,负责整个煤炭业务。 产业链。 据了解,寻煤网A轮融资1000万美元,这是煤炭在试水电商领域后获得的第一个也是最大的风险投资项目。 “IT在中国传统行业的渗透率还很低,后市将迎来爆发机会。此举是借煤炭产能过剩的契机,在中国打造互联网第三方平台。” 可以创造巨大产业价值的煤田。” 翔丰投资中国区总裁郑俊聪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行业之痛凸显煤老板赚钱,这是行业的共识。 不过,出身煤炭世家、现任煤炭网CEO的崔松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传统的煤炭贸易链条分为几个环节。 终端用煤企业采购。 其中,大型煤矿因为拥有大型电厂的固定用户,所以实力很强,而且往往在价格上具有主动权; 中小煤矿下游固定用户少,挤不进大用户的采购名单,难以掌握定价权。 . 另一方面,大型煤炭贸易商由于其较大的采购优势,可以以较低的价格获得煤炭资源,然后进行分配,控制大部分利润,挤压上下游利益的分配。 但中小散货贸易商因个人采购量小,在市场上没有话语权。 他们在市场上只能拿三四手煤,利润微薄,难以为继,不得不通过以次充好获取利润。 . “在传统模式下,煤炭从贸易商的一手采购价格到下游企业的最终采购价格都是不透明的,因此贸易商非常赚钱。” 崔松说道。 然而,在产能过剩的环境下,传统模式已成为不可能。 7月底,据报道,煤炭价格已跌至10年来的最低点。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专门召集神华等四大煤炭企业召开会议,要求共同牵头稳定煤价。 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三年,国内煤炭总过剩量为9.1亿吨,仅过剩市场量就超过3000亿元。 在祥丰投资看来,由于产能过剩和竞争激烈,煤主在产业链中的定价权相对较弱,受市场波动影响较大,煤价是决定煤主利润率的核心。 . 指数。 煤价持续下跌,煤主生存越来越难。 部分煤炭产业链企业告诉记者,从2012年或更早开始,煤炭相关的会议就开始谈论“产能过剩、供需矛盾”等话题,但他们确实觉得煤炭这几年木炭生意难做。 崔松说:“煤炭贸易的利润近年来一直在萎缩,大型煤矿和煤炭贸易公司开始从北方港口向南方港口转移,以抢占南方港口的煤炭市场和终端用户。竞争激烈的背后 煤炭行业仍存在供应信息不对称、交易中间环节多、欺诈和灰色收入、物流流程不确定、质检错误标准不一致、支付不安全、融资困难等问题。 电商或淘汰半数交易员在VC眼中。 危机是良机的开始,是能够改变行业生态并获得巨大收益的变革。 郑俊聪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钢铁行业从2011年开始出现产能过剩,但当时出现了一个叫邹钢的电商平台,如今市值已经超过10亿美元。 风险投资参与战略投资无疑是成功的。 “与钢铁行业相比,煤炭有其独特的特点。 煤炭产区主要集中在内蒙古、陕西和山西,煤炭消费区主要集中在东南沿海。 煤炭是全国性市场; 库存周转率远高于钢铁;17%的毛利率大于钢铁的8%; 煤炭行业的债券发行量也比钢铁要大。”郑俊聪说。目前煤炭价格已经放开,煤炭交易商的资质要求也放开。通过互联网,煤炭价格可以 直接透明,可以解决比价和性价比的需求。而信息整合可以帮助煤主解决销售问题。“以前煤主的客户可能是稳定的,然后 会被贸易商倒卖,但现在全国的子码头和码头可能会直接去买你的货。”郑俊聪说。此外,煤炭的流通成本早就占到了码头销售额的40%以上。 价格,其中包括渠道层次的原因以及流通环节中的各种隐性成本。一旦网络透明,就可以选择性价比最高的物流,相当于降低了成本。” 煤业是一个壁垒巨大的行业。”崔松说,大多数煤老板文化程度低,只知道按照老模式做事。 因为煤炭的巨额利润,二代习惯了花钱,没有动力。 接班人,而煤矿在产出前已经把本该投入的钱都扔了,煤老板不愿转卖或低价关闭。 这个时候,如果电商能激活煤炭行业,降低成本还能赚钱,对煤炭企业的冲击是巨大的,相当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按照崔松的设想,他还计划发展物流、煤企融资、保险、仓储等衍生服务,成为煤炭行业的阿里巴巴和淘宝。 “我不生产也不采购煤炭,只提供一个上下游直接对话的平台。在阿里巴巴和淘宝之初,谁预见到它会成功,成为行业的航母?” ,也引起了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等行业组织和神华、华能等行业企业的关注。 一些煤炭企业表示,煤炭价格的透明性和上下游的直接联系非常具有杀伤力,尤其是当贸易商将淘汰至少一半时,可能会影响到整个行业。煤炭产业链受到影响。 不过,行业协会等并未对此发表评论。 除了祥峰投资,源码资本与BAT创始人也共同出资3000万元进行pre-A轮融资,可见资本市场看好煤炭电商。